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面对疫情,深圳出台租房新政策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1日 02:05

3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转发《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住房租赁有关工作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要求保持住房租金价格稳定,同时引导依法理性减免租金,支持住房租赁企业稳定现金流。

《意见》指出,疫情期间,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履行社会责任,保持住房租金水平的稳定,杜绝哄抬物价、不明码标价等违法行为。同时,住房租赁各方当事人应本着守法守约、互谅互让原则,协商分担疫情造成的租金损失,任何一方不能违法强制要求对方作出让步。

轻资产住房租赁企业与业主就租金减免未协商达成一致的,不能违法停止支付业主租金;协商一致的,住房租赁企业应将业主减免的租金惠及承租人

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保障承租人的合法居住权,不得违法违约驱赶承租人。

《意见》亦明确,各有关单位要进一步落实《深圳市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小微企业贷款贴息项目实施办法》(深工信规〔2020〕3号),为符合条件的住房租赁企业提供贷款贴息支持。

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向住房租赁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同时,对受疫情影响到期还款困难的住房租赁企业,可予以展期或续贷,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关键字:

相关推荐

租客网,解决的不仅仅是租客网的租房问题!

“住房”再次成为2020两会热度关键词,住房问题也一直是国内关注的热点事件。而与住形影不离的食,自疫情爆发以来,也曾一度霸上热度榜。前段时间,众多商家要求某外卖平台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垄断条款,降低外卖服务佣金事件,由此引发众多网友的热论和批判。疫情期间,很多餐饮业暂不供应堂食,仅以外卖形式出售,本以为商家会因为到店就食的人减少,外卖订单增多,可以大赚一波,结果却因平台佣金过高导致商家自身收入减少。不少商家为了赚取更多盈利,只能提高原有价格,造成后来网友投诉的不良结果。现在,我们生活中所常见的外卖平台,多采用区域加盟代理模式快速发展壮大。这种模式虽然可以快速的回笼资金,节省很多人力物力。但却存在很多风险,外卖平台生意火爆,不断的上调抽点,压榨了商家的利润。上面讲述的案例,则是证明了这种发展现状的弊端。餐饮业的商家该如何做,才能在与外卖平台合作时,以最小的价格涨幅获取最大的利润,这是很多现存餐饮商家正在考虑的问题。其实,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商家寻找到更多更合适的平台进行合作,例如租客网就是一个合适的平台。在此提醒广大商家,用租客网,成为一名租客用户,你会有想不到的惊喜哦!租客网平台内,“租客惠”是一个专门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优惠的项目。在这里,作为租客用户的你可以享受租客惠带来的福利。你在吃喝玩乐之前,可以先领取优惠券再下单,这样就能享受最低价,达到花最少的钱来满足自己生活需求的目的。而作为商家,入驻“租客惠”,则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提供的大流量,实现商家营业额的增长,从而提高自身品牌的知名度。在这里,商家入驻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抽成,不需要通过提高价格来挽救流失的盈利。目前,餐饮业商家在平台发展的现状属于“割韭菜式”的野蛮生长阶段,而租客惠的出现则是将这种现状转为整合提升阶段。在租客惠项目里,商家可以更好的满足用户需求,同时实现商家的良性运转。作为商家,你还在为寻找平台而烦忧吗?如果是,请你了解一下租客网,它可以为你提供一个舒适、安心、稳定的环境,让每个商家在平台内实现自己的梦想。

2020年05月27日 11:42

租客网开拓商业布局,租客惠内测完成全面上线!

租客网是租客网(深圳)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以提供租赁系统服务的为主要业务的互联网平台,平台为全国超过两亿租客提供信息发布服务,为全国近200万经纪人提供SAAS系统,为众多公寓运营方提供公寓管理、运营发布、后期房源服务管理等全套管理系统,租客网包括租客惠、易推等为租客提供优惠服务及工作机会的模块。公司自主开发了万站推广运营系统,writenow即时记录软件等等,是一家高新技术服务型公司。租客网为助力餐饮行业,将租客导流到餐饮实体店,开发了租客惠系统,系统整合了常用营销工具,让餐饮从业人员轻松做活动,迎客流。同时为广大租客提供优惠就餐服务,实现双赢。目前该系统已经完成内测,正式对广大商家免费开放注册,商家注册链接:https://m.zuke.com/zukehui/register/guide租客优惠买单链接:https://m.zuke.com/zukehui/buy/sanfang

2020年04月22日 02:12

蛋壳公寓疯狂扩张难掩巨额亏损 融资成“瘾”暴露造血短板

没有实力的疯狂,最为致命。对蛋壳公寓(DNK.N)而言,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历波折。作为今年1月份强势登陆纽交所的长租公寓新宠,蛋壳公寓上市后的路途并未变得更加顺畅。除疫情之外,解约风波、租户投诉、瑞幸财务造假等事件纷纷扰动,不断冲破蛋壳公寓上市后的美好幻想。首份业绩公告不尽人意三年累积亏损超50亿元对蛋壳公寓来说,上市后的首份成绩单并不出色。3月25日,蛋壳公寓发布上市后的首份业绩公告。截至2019年12月31日,蛋壳公寓运营的公寓数量达43.83万间,同比增长85.4%。其中,北京、上海和深圳的公寓数量约22.4万间,同比增长46.6%;其他城市的公寓数量近21.5万间,同比增长156.1%。由于业务扩张,蛋壳公寓2019年全年收入71.29亿元,同比增长166.5%。在蛋壳公寓的全年收入中,有九成来自租金收入,达64亿元。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蛋壳公寓的租金成本由2018年的21.71亿元大增194.74%至63.99亿元,在整体营运开支中占62.3%。此外,加上折旧摊销、销售和营销费用、其他业务支出等费用,蛋壳公寓在2019年的营业成本达到102.76亿元,比2018年的38.93亿元大增163.96%。由于持续的营业成本高于营业收入,蛋壳公寓已经连续三年处于净亏损状态。数据显示,2019年蛋壳公寓净亏损34.37亿元,净利润率为-48.2%;调整后的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19.22亿元,亏损率收窄3.5个百分点。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蛋壳公寓净亏损分别为2.72亿元和13.7亿元。加上2019年度34.37亿元的净亏损,蛋壳公寓在过去三年累计亏损已突破50亿达到50.79亿元,且亏损态势连年走高。来源:招股书、年报现金流方面,蛋壳公寓自披露数据以来,经营性现金流连续三年为负。据悉,蛋壳公寓2019年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达-19.11亿元,远高于2017年的-1.15亿元与2018年的-11.64亿元。来源:招股书、年报资本成激进扩张推手资产负债率增至95.8%与众多行业相比,长租公寓行业堪称“碎钞机”,除了烧钱还是烧钱。蛋壳公寓身处其间,企图依靠融资,扩张版图,并形成规模效应。据蛋壳公寓招股书及公开资料显示,自2015年成立至上市前,蛋壳公寓实现5年7轮融资60多亿元。彼时,资本市场对蛋壳也是极尽支持。2019年3月,蛋壳公寓宣布完成5亿美元C轮融资,本轮融资后,蛋壳公寓的估值已经超过20亿美元。即便在蛋壳公寓递交招股书之前,依然获得1.9亿美元的D轮融资。凭借资本市场的“青睐”,蛋壳公寓开启了激进扩张,目前其房源增速已经位居行业首位。但蛋壳公寓仿佛吹起了一个巨大的泡沫,房源不断增加的同时,也夹杂着三年50亿元的巨额亏损,当然还有公司激增的负债以及不断下降的盈利。在负债方面,期内蛋壳公寓的总资产为90.06亿元,同比增长54.48%,负债总额为86.26亿元,同比增长79.11%;资产负债率为95.78%,同比2018年增加了13.16个百分点,居行业高位。来源:招股书、年报在长租公寓市场中,蛋壳公寓扮演着“二房东”的角色,其盈利主要靠租房成本和租金之间的差价。这种盈利模式也注定了蛋壳公寓的痛点,即前期成本投入较大、回款周期较长。不同于房企旗下的长租公寓板块,蛋壳公寓并无其他业务能够反哺长租公寓,只能依靠一次又一次的融资拼命输血。对蛋壳公寓来讲,房源不断增加的同时,明显下降的是蛋壳公寓的年入住率和租金差价。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蛋壳公寓的入住率为76.7%,这一指标在2019年6月末为89%,下滑超过12个百分点;公寓的空置率达到23.3%。同时,蛋壳公寓每间房每月赚取的租金差价由2018年的715元降至584元。鉴于疫情影响,上述形势或将进一步恶化。为此,蛋壳公寓主动调整公寓单元数量,3月底公寓运营数量比2019年12月底要少,此外将减慢采购和翻新公寓的速度。尽管蛋壳公寓主要依靠融资过活,但其融资路并不顺遂。2020年1月17日,蛋壳公寓成功登陆纽交所,按照其预测的发行股数及股价最多可融资1.75亿美元。可惜上市即破发,最终IPO发行规模也减少至960万ADS,以每ADS13.5美元的价格出售,融资额度降低至1.3亿美元。4月2日,瑞幸财务造假事件持续发酵。蛋壳公寓作为中概股,受此牵连其股价接连下跌,当天就下跌11.73%;4月6日再跌去23.03%,收盘价报5.85美元/股,相比上市发行价13.50美元,两个月内下跌56.67%。对于求钱若渴的蛋壳公寓,市值不断缩水无疑雪上加霜。融资过度依赖“租金贷”投诉风波连年走高显然,资本市场并不能满足蛋壳公寓的融资需求。支撑蛋壳公寓疯狂扩张的另一资金来源,即是“租金贷”。所谓“租金贷”,是指租客在与蛋壳公寓签订租约之时,通过与其合作的金融机构同时签订贷款合约,由该金融机构替租客支付全年房租,租客只需要向该金融机构按月还清租房贷款。“消费分期贷款+长租公寓”的模式,被认为是一项多赢的创新。然而,随着行业的野蛮生长,“金融+长租公寓”的模式出现异化,部分长租公寓平台借助租金贷业务疯狂扩张,并形成资金池。目前,蛋壳公寓便是利用租金贷形成的资金池进行扩张。蛋壳公寓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九个月,蛋壳公寓从金融机构获得的租金预付款高达9.4亿、21.3亿和31.6亿元,对应的租金贷比例为91.3%、75.8%和67.9%,其租金预付款在租金收入中的占比为90%、88%、80%。虽然租金贷收入占比有所下降,但远高于《关于整顿和规范住宅租赁市场秩序的意见》中的相关规定。该规定要求,住宅租赁公司要确保到2022年底通过租金融资获得的付款金额不得超过租金收入的30%。关于租金贷的风险特征,百度百科有详细的回答。年报显示,蛋壳公寓2019年利息支出金额为3.52亿元。其中,与租金贷有关的利息支出为2.41亿,占比高达68.47%。来源:百度百科由于长租公寓的盈利模式待解,导致蛋壳公寓的扩张主要以输血为主。可以肯定的是,无论何种形式的输血均难以为继,蛋壳公寓亟需优化商业模式,提高自身的造血能力。此外,在疫情期间,蛋壳公寓在国内的业务受到严重冲击,又陷入了“两头拿”、发“国难财”的舆论风波之中。据第三方数据显示,近两年蛋壳公寓收到的投诉连年走高。截至目前已经超10000件投诉,远高于同行自如和青客。归根结底,长租公寓需要租客买单,靠服务取胜。而疯狂的扩张也许能给蛋壳公寓带来估值的虚假繁荣,但终究难以扭转亏损,提升服务品质。可以预见,盈利模式不破,蛋壳公寓们势必很难走远。[责任编辑:于雷PT032]

2020年04月21日 02:32